雨露论坛『学习乐园』『文科专栏』 → (转帖)再见,老魏


  共有500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再见,老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daichangyong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只身一人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2 积分:39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4 20:42:22
(转帖)再见,老魏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25 8:13:09

[Power=0]

再见,老魏

王家永

题记:我以为我很痴情,没有想到还有比我更痴情的人!

郑州火车站永远生意兴隆。我排了整整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到一张返程的车票。更让人郁闷的是售票员竟然告诉我这趟车十五分钟后离站。

一听这话,我“噌”地窜了,比兔子还快。北进站口照样人山人海,我左冲右突终于感到了二楼候车大厅。候车厅内已经排成了几条长龙,所有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检票,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买的是N375次车票,心一下子就凉了:坐了多次这趟车,每次都晚一个钟头,我慌啥子慌!此时心里就比较愤恨:害的我刚才屁颠儿屁颠的,太损形象了!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悄悄的喊:矮竹竿儿?我扭头去看,正好她盯着我又叫了第二声:矮竹竿儿?!我大笑:老魏!哈哈。

算来十几年没见了,她的发型和衣着都变了,但脸上那两个甜甜的酒窝儿还安放如初。她说:你没变!还是那么瘦!不过,现在长高了。我也笑:你还是那么漂亮!但现在我比你高一头也不止吧?不许再那样叫我了!她抿嘴一笑:那个…你老哥儿还好么?我说:他快过年的时候结的婚。没有想到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窘迫起来,整个人像放了气儿的气球一下子没了精神气儿。本来想聊聊近况赫然打住,好长一阵子我们都在沉默。

过去的事情又重新被想起。记得上初一那年,我和她同班,她姓魏。那时我的身高一直没能突破一米五,但我的志向却是成为校篮球队的主力中锋。她总是拿我的身高说事儿,取笑我。我以牙还牙,不喊她大名,叫她“老魏”。她学习很好,是班级英语课代表,个子小小的,脸蛋儿圆圆的,一笑就露出俩酒窝儿,用句文绉绉的话说:简直就是拈花微笑的豆蔻少女,青涩极了!

隔壁班英语课代表是我表哥,人长的又黑又壮,除了英语学习好以外,从他身上我找不到什么别的优点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班传开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当时周末回家,我舅还审我:你表哥在学校是不是在跟一个小妮儿谈恋爱?我当然否认!他们俩谈恋爱?才多大呀!再说,一个五大三粗,一个小巧玲珑,如果他们真有那档子事儿,可真让我看了校园版的《美女与野兽》!

表哥那一段在家一直嚷着闹着要买吉他,他还用英语在舅舅面前显摆:我要买guitar!舅舅怒了:买“给她”?买你娘个脚!老子还没有找你的事儿呢,你还向老子要钱买礼物“给她”?!话没说完就转身去里屋操家伙儿了。我一看大事不妙,大喊一声:快跑!表哥也不傻,看他爹进屋就知道没有好果子吃,溜的比狗撵兔子还快。

吉他最后没买成。他就找学校一位音乐老师借了一把,刻苦学了好一阵子,终于学会了弹一首歌,据说还是英国民谣。

我经常替我们的班主任扼腕叹息,她那身手去美国干个FBI简直绰绰有余。过没多久,她的抽屉就塞了一大把表哥和老魏“互通友好”的条子,于是两人频频被“召见”。就如许多庸俗的近乎雷同的故事一样,此事的结局以老魏转学而告终,她是怨恨表哥的,她以为是表哥招了供。表哥那一段颓废极了,夜夜抱着把吉他弹那个所谓的“英国民谣”,不久又上街把头发染成一缕一缕的黄色,班主任接受不了这个刺激,受不了她的得意门生一夜之间成了渣滓,成了个小混混。

眼看着表哥的成绩一天天下滑,班主任苦口婆心劝不过来决定撒手不管他了,爱咋咋地,最后几次模拟考试他的成绩不如我的好,他终于彻底放弃了,收拾收拾背个小被服回家不上了。舅舅拿起赶牛的鞭子把他的背抽的乌一道儿紫一道儿,他还是不愿意回校,理由是:他留了三级还没有表弟考的好,丢人。最后舅舅长叹一声:那打工去吧!

表哥走了。我一个人呆在学校里。每到周末几十里的山路再也没人陪我打闹说笑了,我一个人总是走到大半夜才到家。

我到操场练球。运球,过人,投篮,被盖帽。

运球,过人,投篮,又被盖帽。

运球,不过人,投篮,还是被盖帽。

我捡起球朝盖我帽的那家伙脸上砸去,他脸一偏,躲过了。跑过来“咣咣”两脚把我揣个仰八叉。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淌了下来。

初中毕业我顺利的读了高中,表哥去南方打工了,偶尔给我写信,还是关于老魏的,问我知道地址不?我到哪儿搞来她的地址啊?我说没有。三年后,我又去念大学了,表哥一次给我打电话说:她往家给我写信了。那语气激动的几乎颤抖,我能想象他在电话那端手舞足蹈的模样。

大学毕业,去舅舅家见到了表哥,他从南方回来了,我问他谈花姑娘了没有,他神情暗淡的说一句:我和她失去联系了。我就笑他花痴。还用比喻句讽刺他:比痴情焦仲卿在你面前都得羞愧而死。

后来,表哥还是没找到她,眼看年龄都二十七八了,舅舅和舅母急了,央人给他说媒。他这个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舅舅就跳起来骂他:你也不瞅瞅自个儿那德行,还挑三拣四哩!我做主,就要东头李老三家的闺女,你再不愿意,老子和你妈当你的面上吊!

快过年的时候,舅舅欢天喜地帮他把婚事办了,但表哥连个电话也没打给我,后来我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连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兄弟一声,他在那端苦笑:你这个表嫂不是你哥我想要的!我心情一阵难过,就劝他想开点,珍惜拥有吧!

一次大家坐在一起边吃饭边看电视,舅舅终于弄明白guitar是怎么回事,脸红红的说:中国人说啥英语哩?吉他就吉他呗!楞是让老子出了一回丑!你表哥辍学后就买了一把,跟个琵笆精似的,天天弹,鬼哭狼嚎的,难听死了!

老魏看我在那里发呆,就说:车晚点了,别站那儿了,找个地儿坐吧!

我点点头。

在火车上我们站的很近,但谁也没有说话。临下车时,她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我:老同学常联系。别把我的号告诉你老哥儿了。

我想问她结婚了没有,她苦笑一声:我知道你想问啥?高中辍学后也有很多人给我提亲,但我一直不愿意,我想找他,可是我妈嫌他没文化,说要是再联系就喝底底畏,再说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儿。俺娘俩就这样对耗着,唉!人的命啊!回去我也得好好考虑个人问题了,呵呵!对了,见到他代我问候一声好!

车到站了,我下了车,对着玻璃,朝她挥挥手:再见!老魏!等火车开走我拿出手机把她的号给删了。

再后来,我根据记忆“哼哼”几句谱儿问朋友这是什么歌,朋友说:你真土老冒儿,连《绿袖子》都不知道?!这是一首英国民谣!

我他把歌词给我抄下来,翻译过来是:啊!我的爱人,你错待了我……绿袖子,你要告别离去,我祈祷上帝为你保佑,但我还是你的恋人,回来吧,我的爱恋……

看到这儿,我一声叹息。 (青年文摘)



斩断翅膀,也要和着血和泪飞翔!!!!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欧阳飞雪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30 积分:35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6/17 11:19:16
朱紫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个重要的遗漏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6/24 11:43:09

http://www.51.am/2010/0427/165145.html朱紫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个重要的遗漏。心跳又跳得慌紧了随即整理了下思路,车子快开进滑雪场的时候。深呼吸,拨通了陶忠诚的电话。现在巨债四伏,得罪不起任何一个阔佬,不管他最终肯不肯捞她只要有机会,就会迎接上去,现在绝对不是玩清高的时候,也不是玩清高的年纪了您好,陶先生,朱紫。声音依然微弱沙哑眼部整形,但她自己很满意,这是一个无形的借口。哦,朱紫,好啊,声音怎么了生病了陶悠然轻松地问起她一种冷淡的关心。朱紫听到陶的声音,心里凉凉地。真是很抱歉,那天没能回复您的电话,这两天生病不起,刚从医院出来,不过现已经没事了哦,那可要小心啊,要多保重。陶的声音里,丝毫没有想看望她意愿,而且电话里陶那边的声音,非常嘈响。朱紫彻底失望了一如两年前,陶这个人她总是摸不透,阴阳不定。疲惫的声音里有些失望后的平静流露:谢谢您。陶有些匆促起来了对不起啊,朱紫整容,现在机场,马上就要飞迪拜了今年在那有好几个大的建筑工程项目。朱紫会意,马上道:不好意思打搅您了那么,祝您一路顺风。陶轻松笑道:好好,谢谢啊,等我从中东回来,咱们再联系,暂时还不回美国吧?朱紫平静地反应道:说不准的看情况吧。中式奢贵的雅间里,印度音乐缭绕四起,巨大宽屏显象上,跳舞的穿着沙丽的舞娘腰肢招魔,严总陪着蒋晗在吃蛇宴,两人谈兴不错,五粮液的催化下割眼袋,由影响国家外交的委内瑞拉美女,谈到国内影视圈的一个当红女星。蒋晗骇笑着说道:有回一个老总请吃饭,叫上她坐陪,看她呀,瘦得跟一根火柴似的不过酒量很大。严总略微有些轻蔑的笑意在里头,说到以前在酒吧唱歌的不过,混这行道也不容易啊成都整形,付出的也比平常女人多得多。蒋晗轻松地点了点头,抬起眼皮扫了几下印度肚皮。严轻微一个眼色,房间的两位女服便悄悄退出去了为蒋主任斟满了一杯,说道:这个周末啊,怪我没给您安排好,朱紫小姐又病了蒋晗敏感地笑了笑:看来她还是不适应咱们中国气候啊,人不错,想在国内成立个分公司,有没有兴趣,可以合作一下,产业链也跨跨界。严谨慎地笑着答道:还以为她真是回国来度假的呢。蒋晗有意轻松地说:度假啊,本来不想来,可我看她身边也没什么朋友,就请她过来一块散散心,给咱们讲讲课,养养眼,呵呵。严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突然,严笑着对蒋晗说:这回听您的吩咐,没给你特别安排,您看您,明天又要回北京日理万机了今晚怎么样,给您安排一下吧。严说着,眼色递了下宽屏上的肚皮舞。蒋晗有几秒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迷思迷思在想着什么似的然后果断道:算了吧,最近真的很累。严马上领会精神,继续新一轮的敬尊敬酒。朱紫在房间里听到门外过道上,男人们脚步声,也听到严和蒋晗的说话。严:那好,蒋主任,您好好休息,明一早我来接您去机场。蒋:好好,明见。当所有的脚步声都消失无声的时候,才向猫眼外望去,对面蒋晗房间的门已关闭吸脂。突然,手机又震动了神经马上又痛苦起来。去接吧,推着自己。居然是严总打过来的严急切地询问:怎么不好好在医院躺着呢,回酒店怎么能嘱托人不许告诉我呢,哎,现在怎么样?还烧不烧了严一到深夜,就变回了原形似的有真情有人味。朱紫回他只是觉得累,烧已经退了只要休息一夜就好,严总,谢谢您。严停了几秒,问她那好吧,有任何情况可不许再瞒着,马上通知我好么?朱紫温和地:好,那晚安。严有些留恋地说:晚安。


[url= http://www.51.am]整形美容专业门户网[/url]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转帖)再见,老魏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