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露论坛『学习乐园』『速成大虾』 → 不看不行!保障QQ安全的七条忠实建议


  共有6286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不看不行!保障QQ安全的七条忠实建议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欧阳飞雪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30 积分:35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6/17 11:19:16
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2 8:46:49

鼠标中键可以滚屏阅读选择字号:大 中 小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长安怨解 -> 五)大明宫含凉殿的两个宫女 2 五)大明宫含凉殿的两个宫女 2 文 / 蜗牛城城主(五)大明宫含凉殿的两个宫女 2 大中八年(公元 854 年)春末。大明宫延英殿。皇帝今日下朝较早,好友与关注 群组 回复 书友动态 评论 微博 原创投稿 书架 个人设置 作品审核 作品推荐 首页更新首页试读书评人榜单搜书群组原创社团作品库:长篇 | 短篇 | 读书 [/color]按摩瘦脸| 生活 | 作品排行榜 | 要投稿高级搜索 热门搜索:奋斗: 80 后处长 五界神女楚惜刀访谈 2010 仙侠小说强势复苏 萧嫔传 知性婚姻 求封面用户名:密码:注册键盘左右键 ( ← 可以上下翻页。离开宣政殿后宣了几个心腹大臣到延英殿议事,事毕,大臣告退,便一个人托着额头看看空空荡荡的殿堂和隐在阴影里的廊柱,突然想到近世杜牧《阿房宫赋》里的歌台暖响,春光融融 ” 和 “ 舞殿冷袖,风雨凄凄 ” 感到内心一阵空虚。往事如同纠缠不清的海草,捆住了心情。小太监周得禄行过礼,躬身上前,小心翼翼地俯在皇帝耳边说了一番话。皇帝登时振作精神,目眦欲裂,问:此事当真?周得禄道:奴婢有几个脑袋,敢在皇上面前扯谎!皇帝冷笑,道:倒是对她忠心不二。周得禄连忙跪下,叩头有声,道:奴婢年纪尚小,不曾受过贵妃娘娘半点恩惠,奴婢对皇上忠心耿耿,听到消息便前来禀报。望皇上明鉴。皇帝沉吟了片刻,周得禄的确是哥舒潋死后才提拔上来的于是转而问道:可知道是谁散布的谣言。周得禄低着头,俯身道:奴婢不知是否是谣言。惠妃娘娘昨日幸临含凉殿,确受了一惊!皇帝又问:那两个宫人现在何处?回皇上,正羁押在含凉殿。皇帝点点头,道:即刻宣太常寺卿王彝!宣惠妃到蓬莱殿候驾!周得禄领命,倒退几步,急匆匆下殿。不一刻,王彝来到延英殿行礼,皇帝说了声 “ 免 ” 然后赐座。王彝自觉皇帝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不知是福是祸,心下十分忐忑。皇帝开口道:朕听说,私底下正在给哥舒贵妃拟定谥号提臀,可有此事?王彝起身离座,俯身道:确有此事,而且两年前便已经开始。此乃国家礼制,不知可有不妥?皇帝心中暗骂,王彝你个老狐狸,私底下干的好事,居然跟我打马虎眼!但嘴上却不再说什么,只是徐徐叹了口气,道:哥舒贵妃两年前薨逝,朕不忍贵妃离宫,因此在西阶停灵,此事也有先例。王彝连连点头。皇帝顿了一顿,又道:如今贵妃薨逝已经两年,朕拟追赠哥舒贵妃为皇后,择吉日迁葬贞陵,卿等宜速速拟定谥号,诏告天下。王彝迟疑道:哥舒贵妃无子,这 … 皇帝道:贵妃恭淑俭让,堪做天下女子的模范,且累年侍奉三宫太后,掌管六宫,不容有他议!王彝不再争执,心下暗自一笑,躬身告退。却说张惠妃听到宣召,立时喜形于色。自从两个月前皇帝宠幸那个善跳羽调绿腰的越州女伶以来,今番还是第一次召见她于是兴冲冲在脸上补了些脂粉,唇上点了圣檀心的胭脂,然后挽了宝髻,换了衣衫,打扮得珠环翠绕。又在镜子里前前后后照了两照,问宫女:不是太过华丽奢侈了皇上怕是不喜欢吧。不待宫女回答,便将钗钿首饰拔得拔,摘得摘,只留了一只镶金缀宝的翠羽簪,临行又匆匆点过妆靥。有宫女报说刘旭公公前来请安医疗整形美容。眼角若隐若现的蛛丝样细小的鱼尾纹突然间像一尾冰凉的小鱼似的游进她燥热的心情里。三十几岁了徐娘半老也是老了惠妃不耐烦道:正忙着,让他酉时来见我撇下镜子,匆匆带着尚宫局女史彩儿和两个宫女来到蓬莱殿候驾。等了好半日不见皇帝驾到心中不安起来,又不敢即刻离开,于是打发小宫女去探听消息。申时初刻,太监传旨,宣惠妃含凉殿见驾。张惠妃迟疑片刻,问女史彩儿:方才刘太监可曾说过为什么来见哀家?彩儿摇头,道:刘公公面带喜色,只说前来请安。张惠妃点头,于是移辇至含凉殿。少时皇帝到来,招呼惠妃坐下,脸上含笑,道:朕方才忙于政事,来得迟了爱妃该不会怪朕吧。张惠妃笑道:臣妾不敢。皇上勤于政事,乃是百姓之福,亦是妾身之福。皇帝笑道:朕方才离开延英殿,忽然心血来潮,想到含凉殿探视贵妃,不忍爱妃在蓬莱殿等候,索性一同过来。张惠妃感到事情有些不妙,道:臣妾昨日已经来过含凉殿 … 哦。如何?张惠妃一面婷婷下拜一面在心中忖度,半说半不说地开口:皇上恕罪,臣妾治理中宫不利,致使含凉殿失于打理 … 哦?皇帝不语,等待下文。据两个负责洒扫的宫人讲,配殿内时有异响 … 皇上想必原有耳闻。皇帝摇头。此事问过那两个宫人便 ? 顿了一顿,或可真相大白。臣妾昨日受惊,还不曾审理。皇上不问,臣妾审理之后也要上奏。皇帝道:那两个宫人何在早有人传来两个宫人,一老一小,正是老宫女韩氏并小宫女团儿。两个人鬓发缭乱,衣衫不整,跪在当阶。韩氏犹可,团儿却抖得方佛一只沾满露水的枯叶蝶。皇帝见了老宫女觉得熟悉,便命:抬起头来。老宫女抬头,皇帝甚是诧异,问:可是光王府的旧宫人?老宫女低下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回皇上,奴婢韩氏,今年三十二岁,原是光王府宫人,专职侍奉哥舒孺人。大中元年(公元 847 年)擢为尚寝局女史,侍奉哥舒贵妃于绫绮殿,专掌床帷茵席铺设。皇帝点头,看了一眼惠妃。惠妃面上微露张皇之色,定了定神,问老宫女:从何时起掌管含凉殿洒扫之事?韩氏见到皇帝便镇定下来,心道,当然是贵妃娘娘薨逝后被惠妃娘娘你打发来的那一班人,被你驱的驱,赶的赶 … 幸而今日皇上在此,谅你也无法对我屈打成招。但是话却不可以这样说,略一沉吟,毕恭毕敬地说道:贵妃娘娘生前厚遇奴婢,奴婢自贵妃娘娘薨逝,自愿负责含凉殿洒扫。惠妃点头,问:自掌管含凉殿洒扫以来,可曾遇见过怪异之事?为何不曾上报?韩氏从容答道:子不语 ‘ 怪力乱神 ’ 奴婢虽是小小宫婢,然而颇得贵妃娘娘教导,时刻不敢忘怀圣人的教诲眼袋手术。团儿此时不禁对老宫女刮目相看。惠妃隐隐觉得自己找错了问询的对象,偷眼看了一下皇帝,觉得他对韩氏的回答似有微笑赞许之意,更增添了几许慌乱。连忙收心敛神,道:圣人教诲当然要铭记于心,但昨日之事该做何解释?难道在场的三十几个人,耳朵都出了问题不成?韩氏道:自古灵异之事,或吉或凶,皆有定数,奴婢见识鄙陋,不敢多言。昨日西配殿的异响,据奴婢私心揣度,或许只是某个宫人的无心之失,因为惊吓了惠妃娘娘,害怕承担罪责,不敢应承。又或许是玄怪之事,但奴婢以为,只要内心笃定,即便天生祸祟,也该自退。况且含凉殿乃我朝历代天子避暑之所,天子秉九五之贵,当可镇住一切邪灵异端。奴婢以为,昨日西配殿之事,实系人为。惠妃已经积愤满胸,碍于皇帝在侧,而他又最看重妇德,崇尚礼法,因此发作不得,只得换出好颜面来,郑重说道:言之凿凿,倒也不无道理。于是看了团儿一眼,问:有什么话说?团儿道:回娘娘,奴婢以为韩大娘说的有理,奴婢初来乍到见识低微,没什么可说的惠妃看了皇上一眼,心里已经做了决断,宁可放弃这个费尽心机设的局,也不能让皇帝起半点疑心。于是含着笑起身谢罪,道:原来竟是臣妾冤枉了惊扰圣驾,臣妾当真罪该万死。韩氏既然是哥舒妹妹的旧人,臣妾理应格外观照,既然皇上御驾在此,就请皇上好好赏赐她才好。皇帝微笑道:此系小事,爱妃不必如此,既然昨日受惊,就该好好传御医调理才是周得禄,送惠妃到清晖阁,传御医。周得禄领命。惠妃遂扶着一个宫女,上辇。惠妃走后,皇帝便命两个宫女平身,又细细问过含凉殿昨日之事。命人取府库中的绢帛赏赐给旧日服侍哥舒贵妃的一干宫人,待哥舒贵妃迁葬之后便准其还家。张惠妃一径回到清晖阁,已经听到哥舒潋被追赠为懿德孝皇后,即将迁葬贞陵的消息,顿时妒火中烧。一场布置许久的棋,终因最后的疏忽败了草草收场。张惠妃首先秘宣太监刘旭。刘旭趋步进来,行礼。张惠妃屏退左右,问:托付你事,可曾办妥?刘旭道:奴婢依照娘娘吩咐,已经放出风去,想必皇上已经知道。张惠妃冷笑,道:皇上的确是知道了只是知道的太快了快到哀家都始料不及!带着玉指环的手拍在桌案上铿然作响。刘旭吓得一哆嗦,偷眼看了一下惠妃,道:奴婢放出风便哨探了一番,得知周得禄已经禀报了皇上,皇上接着又宣见太常寺卿王彝,可见事情进展顺利,方来禀报娘娘。谁知娘娘要奴婢等到酉时再说,奴婢私下忖度,娘娘耳目众多,怕是已经知道了所以没有申辩。难道娘娘事先竟然没听到风声?张惠妃不怒反笑,道钛合金烤瓷牙[color=black]:做得好,很好,比戏里唱的还好。只是周瑜还没来得及打黄盖,曹操就已经收到黄盖的降书了真是不错。刘旭慌忙跪下,道:娘娘昨日叮嘱奴婢一定要快,奴婢这才抓紧时间,不敢有片刻延误!况且,奴婢听到消息,哥舒贵妃的灵柩即将出宫,娘娘的心病也除了如何不好?张惠妃道:要她出去,有她这里,含凉殿根本无法避暑。外头凉快,可我心里头热!但我决不是要她以皇后的身份出去!难道她生前处处压我一头,死了也要压我一头?咽不下这口气!要我当着满朝臣子和天下黎庶的面,当着我两个皇儿的面,灵前三拜九叩?办不到刘旭道:娘娘息怒。依奴婢看,惟今之计,娘娘不妨装病,混过去 … 话音未落,一只茶碗擦着他额角飞过,哐啷 ” 一声,摔了个齑粉。正这时,人传御医觐见。话音刚落,周得禄便领着太医走进院子里来,躬身站着,听候惠妃宣召。刘旭低声道:娘娘息怒,奴婢是一时不小心,才打碎了茶碗。惊吓凤体,奴婢罪该万死!张惠妃看了一眼侯在外面的御医,咬着牙道:确罪该万死,剥你皮我都不觉得解恨。立刻滚到一边躲起来。继而扬声道:传御医。御医施礼已毕,细细为惠妃切过脉,道:娘娘昨日受惊,依脉象来看,倒也没什么大碍,照微臣昨日的方子再吃一剂药,疏散疏散就好了要是懒怠吃,就静静养一养也好。只是娘娘肝火甚旺,想是春天火大的缘故。肝属木,当以金平木,清火生金。也不必服药,微臣写一个方子,娘娘可着人叮嘱尚食局,注意饮食调理即可。日薄西山。清晖阁的逆光处薄得透亮。张惠妃坐在寝宫里,单手托着腮,眼睛怔怔地探到光亮里,看着一粒粒晶莹剔透的尘埃四处飘扬,想到前尘茫茫,后事无着,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看来也是天意,不然,儿子怀王李固一向好好的怎么忽然在布局的节骨眼儿上就崴着腿!所幸石头搬起来没砸着别人可也没伤着自己。闭上眼,无尽的黑暗似汹涌的暗潮,围住了把她逼到阴仄的角落里去。仿佛看见,汹涌的暗潮里,一尾赤条条的鱼反复张开嘴想要呼号,却发不出声音。水里徒劳地游走。皇帝走后,老宫女见左右无人,拍了拍膝盖的尘土站起来,又对着西配殿重新跪下去,呢喃道:娘娘保佑,奴婢今日逃过一劫,但逢四时八节,自当为娘娘念佛祈福。阿弥陀佛。团儿道:韩大娘,别在这神神鬼鬼的说到底还是皇上英明!皇上要是不来,肯定冤死了老宫女 “ 哼 ” 一声,道:懂什么。天灾能躲,人祸难防。倘若不是贵妃娘娘当时教导有方,今日错一个字,根本不用惠妃娘娘开口 ? 哼 … 天自诛之,皇上就 ? 老宫女顿了一顿,手掌在脖子上做了个割的姿势。要知道,要杜绝悠悠之口,不是让人不说话当哑巴,而是让人一个字都不能说错,错了就该杀。团儿伸了伸舌头,问:那你不怕祸祟?老宫女拍了拍衣上的土,道:祸祟?当然怕。宫里待了这些年,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祸祟。不光怕天 ‘ 祸祟 ’ 更怕人 ‘ 祸祟 ’ 但是打今天起,含凉殿里就不会再有 ‘ 祸祟 ’ 啦。


[url= http://www.51.am]整形美容专业门户网[/url]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不看不行!保障QQ安全的七条忠实建议








签名